茂名网首页 新闻 问政 论坛 专题 大奖娱乐PT官网 视频 大奖娱乐注册 大奖娱乐下载 宜居 汽车 生活 人文 教育 影像
首页 人文 茂名往事

“最脏城镇”一跃成为卫生标兵镇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电白水东镇委副书记吴瑞兰带领科研组开展科学试验,创造了除“四害”奇迹

2017-08-22 09:54 来源: 茂名网 作者: 徐文泽
摘要:1959年新春,当北京仍是寒风凛冽、冷雨纷飞之时,南国的广州处处已是春意盎然、花团锦簇了。
m_f958ea1df26c86b37e061d116ba4ea3a 原电白县委书记王占鳌与原水东镇镇长吴瑞兰等在检查卫生工作 成立除“四害”科研组 1959年新春,当北京仍是寒风凛冽、冷雨纷飞之时,南国的广州处处已是春意盎然、花团锦簇了。 离开北京回到广州,电白县委书记王占鳌、水东镇委副书记吴瑞兰等代表广东出席全国群英会的劳模们,受到省领导和广州市民的热烈欢迎。省委、省政府领导亲切接见了他们。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陶铸也出席了招待会,并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恳切地询问劳模们回去工作,需要什么要求和帮助?他话音刚落,吴瑞兰马上站起来开口说:“陶书记,我提出一个问题,我们电白县水东镇发动群众除四害,每突击一次,四害就少了许多,但过一段时间,四害密度又回升,反反复复都是这样。我想问问,怎样才能有效地解决这个难题呢?”陶铸稍稍思索了一会,然后意味深长地说,治标易,治本难。你们今后要学科学,掌握科学,用科学的办法除四害,在治本上狠下功夫,那就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吴瑞兰心中豁然开朗。晚上陶书记的秘书送来几本书,对吴瑞兰说:“这是领导送给你的关于学科学、除四害的书籍。领导让我告诉你,以后好好学习,掌握科学,搞好爱国卫生运动。” 回水东后,吴瑞兰抽出时间,认真读这几本书。她虽然小时只读过几年书,但参加革命工作后,她有一种强烈的革命事业心,她先后上过夜校,参加过各种理论培训班和到县、地区党校学习。10多年来,她的文化水平有了很大提高。这次通过学习这些书籍,她对除四害工作有了系统的理解。她在自己的记事本上写着:“陶铸书记说得好,要把除四害工作做到深层次、高质量,就得搞科研,从而摸出四害的生长规律,才能给其致命打击。” 吴瑞兰是个有理想的人,她首先成立了一个除“四害”科研组。她物色了甘娟、陈金、陈月珠、梁保、梁观帝、梁九、卢胡、陈家峰等几位有头脑有热情有干劲的年青小伙和姑娘,成为科研组的首批成员。有人讥笑他们,“斗大的字都不识几个,妄想搞科研,真是未吃三日豆腐就想成仙。”吴瑞兰等人听了一笑置之,他们都知道,“路是人走出来的”,他们开始探索“四害”繁殖的奥秘和消灭它们最有效的办法。 废寝忘食搞试验 他们第一个目标就是研究苍蝇。俗话说,“万事开头难”,他们想来想去,好不容易才找出一个土办法。一天,吴瑞兰找来了两只旧饭煲,分别装上粪便,一只加盖,一只不加盖,经过一段时间,加盖的那一只的粪便发酵了,不生蛆虫;不加盖的那只爬满了蛆虫,不久变成了小苍蝇。吴瑞兰由此联想到:如果把镇上人畜粪便都来个密封发酵,全镇的苍蝇不就少了许多老巢吗?镇里有不少我们尚未摸清的苍蝇孳生物,待我们排查出来趁蛆虫未变成苍蝇之前就将其消灭,它们不就都绝子绝孙了吗?按照这一思路,科研组开展了一系列的科学试验。 一次,吴瑞兰几个人去捉苍蝇搞试验,发现有个粪池里伏着两只以前从未见过的苍蝇,就决定去捕捉它们。然而这粪池的粪有半腰深,而且还有一堆堆乱七八糟的脏物,吴瑞兰和几位组员顾不上恶臭,走下粪池,几个人七手八脚硬是用捕蝇网将苍蝇捉住。又一次,为了抓一只罕见的苍蝇,他们到处跟踪,从厕所、垃圾堆到鱼库、暗沟,都未查到它的踪迹。后经过深入细致跟踪调查,最终在县食品公司桥头猪栏网住了它。 几年来,科研组总共发现了48种苍蝇,有的叫不出名字,如绿的干脆取名为“绿蝇”,金头的则叫“金蝇”,基本摸清了各样苍蝇的孳生地,并将他们编成号码,制成卡片,定时定人进行消毒处理。因工作量加大,科研组不断扩大,改为科研室,添置了一批科学试验仪器设备。北京某科研所给他们送来了一批国内、外先进仪器设备,从而使他们的科学攻关如虎添翼。吴瑞兰他们一边研究苍蝇一边对蚊子、臭虫、老鼠等进行研究。他们曾分批到蚊子特别多的牛栏、猪舍观察,通宵不寝,掌握了蚊子出没的时间。为试验毒杀蚊子的药性、药效,他们捉来一百多只活蚊,放入全封闭的房子,放药毒杀,看蚊子在多长的时间才能死掉,死亡率有多高?效果怎么样?然后想办法找出具体数据来。第一次失败,第二次重来,不知试验了多少次,直到找到答案为止。 除“四害”工作成绩斐然 这个特别能战斗的水东科研室,取得令人刮目相看的成果。他们掌握了全镇各处17000个蚊蝇孳生地分布情况,完成了居民住户的蝇蚊密度季节消长图和各种形态的蚊蝇标本。科研室的人员对“四害”的种群、孳生繁殖规律心中有数,并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科研室还通过办学习班、在街头巷尾搞图片标本展览等形式,广泛向群众宣传上述知识,更好地指导群众的除四害活动。在具体行动中,制订出防治并举的方针,根据“灭早、灭小”的原则,采取专业队伍常抓不懈和群众运动短期突击相结合方法,卓有成效地抑制和扑灭“四害”的生长,使水东“四害”的密度降低到一个史无前例的水平。 那段时间,在水东发生了一个令人津津乐道的小故事。忠良街公共食堂挂出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告示:“谁在我们食堂打到一只苍蝇,奖一只肥鸡,酒4两。”这条街的公共猪舍也挂牌贴着另一个告示:“在本猪栏内外如找到蝇、蚊孳生地,奖肥猪一头。”县药材公司也不甘示弱,在大门口挂牌公示:“能在我单位找到臭虫一只奖1元、苍蝇五只奖3元、蚊子一只奖3元,老鼠1只奖3元。”另外还有不少街道和单位也挂出公示牌,对能在他们那里捉到“四害”者给予奖励。然而,这些单位挂牌一年多了,都没有人能得奖。后来他们觉得没有什么意思,就先后把牌子撤掉了。 一次,省长刘田夫到水东参加全省卫生现场会。这天,他从忠良街走过,看到公共食堂挂的牌子,便进食堂坐下来,坐了一个多钟头,见到那些想来抓苍蝇的人全都空手而归,不禁称赞道:真是奇迹!水东消灭蚊蝇的事迹和种种传闻很快传遍了全国各地。于是,引发考察、参观和存疑探奇者络绎不绝。 “水东的环境卫生搞得好” 1960年,广东省委第一书记陶铸陪同中央检查参观团的邓小平、彭真、柯庆施、刘澜涛、杨尚昆、胡乔木等领导同志到电白、水东考察。当时邓小平说了这么一句话: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水东的环境卫生真是搞得好,苍蝇真像传说的那么稀少呀。 送走中央领导后,陶铸在水东看了好几个地方,他看到了十分清洁的大街小巷,他看到了没有苍蝇飞来飞去的农贸市场,他还见到了英姿勃勃、精明干练的镇委副书记吴瑞兰。回广州后,他写了《高尚情操》一文,其中用几百字的篇幅赞扬吴瑞兰。书中写道:“他们是把自己的工作和实现共产主义社会这一崇高理想联系在一起的,水东镇是广东省过去最肮脏的城镇之一,现在成为卫生标兵镇了。水东公社党委副书记吴瑞兰为了发动群众搞卫生工作,她搬到镇内最肮脏的一条街去住,和那里的居民同吃、同住、同劳动,结果把群众发动了起来。在修建一个水渠涵洞时,有些干部看到半腰深的冰冻海水不敢下去,吴瑞兰脱掉棉衣,第一个带头下去。三年多来,她阅读了很多本草纲目有关除四害、讲卫生的书籍,并且不断从实践中总结出经验。是什么力量支持她这样做的呢?就是她感觉水东镇这种不卫生的面貌必须改变,像水东镇这样肮脏不能算是社会主义的。” 1965年2月23日,原国民党南京政府总统李宗仁从美国回到祖国,毛主席和周总理建议他到全国各地走一走,看一看。他到广州参观时听到许多有关水东的传奇故事,以为是自己耳朵听错了。他回忆起在国民党军队当营长时曾在水东驻军一年,其时的水东肮脏不堪,苍蝇成群,老鼠成堆,臭虫、蚊子特别多。现在水东竟然成为全国卫生标兵。他半信半疑从广州来到水东。当他亲眼见到水东的环境卫生面貌焕然一新时,他信服了,感动了,情不自禁地赞叹道:“共产党伟大,水东人了不起!” (徐文泽)
责任编辑:WYJ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网站法律顾问
茂名日报社(www.mm111.net )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告业务咨询:13727824889 地址:广东省茂名市迎宾路156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网站备案号:粤B2-20040638